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明星访谈 > 内地明星访谈 > 陈建斌:做演员得到太多 不能再贪得无厌

陈建斌:做演员得到太多 不能再贪得无厌

时间:2018-05-12 08:35:24  来源:新京报  作者:周慧晓婉

电视剧《甄嬛传》

电视剧《甄嬛传》

C 偏爱历史英雄

雍正就是个国贸CEO,压力大

陈建斌说,他对古装剧一直情有独钟,也并不介意被冠上“帝王专业户”的名号,因为这些经过了时间验证的历史人物,能让他发现久隔千里的历史感。

“我其实更想知道一个皇帝24小时的生活是怎样的”,他接拍了郑晓龙执导的《甄嬛传》,“那剧本真好,刚好曹操是‘上班’戏比较多,雍正则着重于‘下班’。”而相比《三国》,《甄嬛传》的参考资料也更多,“比如有一幅《雍正行乐图》,他让画师把他画成猎人、农夫,他为什么要画这个?最开始我们觉得光在乾清宫拍戏不够多样,想着可以去承德避暑山庄,可一查史料,他从没去过。”这些问题让陈建斌一脸疑惑,原来雍正是清朝帝王里最勤政的一个人,他太忙了,“你可以想象,他其实就像个在国贸上班的CEO,忙,工作压力大。”

这也是为何,《甄嬛传》中陈建斌饰演的雍正永远皱着眉,“一是因为他是皇上,没必要掩饰,更多的是他很累,就想用最少的表情做最多的事。”

电影《一个勺子》

电影《一个勺子》

D 不怕得罪人

剧本都太差,不如自己做导演

因为总是一副严肃脸,晚辈喜欢尊称陈建斌为“陈老师”。至今很多人都会提起,早年在拍摄《乔家大院》时,因为陈建斌总是改剧本和蒋勤勤闹僵的往事。蒋勤勤回忆当初曾以为是对方刻意刁难她,“我准备了一晚上的台词过来就让我改,而且马上要拍了,真是蒙了。”陈建斌则认为,“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导演同意下做的,导演肯定觉得比原来好,后来演一演,她(蒋勤勤)也觉得挺过瘾的。”

片场里,他永远是那个不合群的人,拍摄《甄嬛传》时,导演一喊停,妃子们赶紧聚在一起唠嗑,皇帝却被晾在一边看书,或者躲进房车里琢磨剧本。他的导演处女作《一个勺子》就是在房车里写出来的。

问他做导演是为了顺应潮流吗?“因为(一些剧本)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还不如自己上。我从不讳言这一点,也不怕得罪人。看中了小说,很想拍,就把它变成作品,这哪里难了。”到了今天他依旧认为中国电影最大的问题出在编剧,“并不是说要弄个IP或噱头,电影的本质是人看人,光和影子里讲的是人,一个丰富的、鲜活的、深刻的人,看的时候才会觉得有意思,心灵才会得到满足。”

陈建斌参加《跨界歌王》。

陈建斌参加《跨界歌王》。

资深影迷

“中国电影只会自己搞热闹”

作为一个资深影迷,每当讨论起关于电影的话题,陈建斌总有说不完的话。对于电影,他有自己的追求,他认为《湮灭》的导演没有参透原著的精髓,让人失望,对于《三个广告牌》中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的演技则不吝啬赞美之词。

他说,表演首先要有好剧本,有生动的角色让人去全力以赴,就像他的偶像丹尼尔·戴·刘易斯,演过很多戏,但真正打动观众的角色不超过四个,但偏偏这四个换了任何人都演不了,因为他用自己的一生在准备,“很多演员是用几十年的生活去等待一个瞬间,而不是为了拍一部戏才开始准备、体验生活,说这些是刻苦?反倒让我觉得出来的电影依旧是杂耍,电影和哲学、科学一样,是个单独的学科,要上升到艺术高度就要有人为它献身。”言语间,他也透露出对国产电影的焦虑,“我们有这样的编剧、导演、演员吗?如果有,我们的电影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受欢迎。其实呢,我们只能自己在这里弄个高票房的热闹,有本事去别的地方试下。”

表情包

“我知道网友没有恶意”

生活中的陈建斌离圈子很远,不爱社交,就像他经常说的,“我跟娱乐圈没什么交集,也不想有什么交集。”微博常年不更新,偶尔发一张自己扮皇帝的剧照,配上蒋勤勤扮演皇后的剧照,附上诗经中的“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被网友说是“虐狗都不需要同框”。他轻描淡写一句,“那是她有电视剧要上,我得发出来帮她宣传一下。”

不久前,《甄嬛传》中雍正去世的画面,被网友做成了“不想起床”的表情包,他说他看过,还感叹“太逼真”,“这大概就是时代应运而生的东西,你在电视剧中被消费已不足以满足观众,他们必须把你带到生活里再消费一次。我当然不是很同意或支持,但网友做的是剧照,不是我,是我塑造的角色。再加上网友没有恶意,也是可以接受的。”

【新鲜问答】

新京报:拍电影比当演员累吧?

陈建斌:当然累多了(笑),当导演后我才知道当演员有多幸福。得承认,演员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剧组里都是被照顾的、被宠爱的,因为大家觉得演员要有情绪,所以怎么可能去打扰他?但导演每天面临的是无数琐碎的事情,完全不同。

新京报:那时候有没有感觉自己突然变老了?

陈建斌:没有,因为当导演是我自己选的,那是我喜欢做的事。我为我喜欢做的事受点苦又怎么了?很多人来跟我说你们这个环境太恶劣、太遭罪了,可能是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没感觉,从没觉得有多辛苦。

新京报:两年前说的第二部导演作品目前有眉目了吗?

陈建斌:已经在做了,仍然还是想找到一个既满足商业,也满足自己内心表达的作品,现在也正在往这个目标发展,而且我是同时在做几个剧本。

新京报:之后再和蒋勤勤合作,能不能“光鲜亮丽”点?

陈建斌:我何尝不想啊(笑)!其实,我真的很想弄一个我俩都穿得西装革履,在国贸、CBD上班的,我也天天在找,但没有这样的好故事。

新京报:即将上映的电影《无名之辈》,是《一个勺子》后你第一部回归银幕的作品?为什么选择它?

陈建斌:饶晓志导演之前我就认识,这部戏的剧本不错,而且跟我自己的口味有关系,跟我自己思考的问题有关系,我才会感兴趣,如果你的内心关注的东西和剧本暗合,就很容易被打动。其实,这两年也有很多这样那样的电影找我,甚至玄幻的、古装的、穿越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根本就看不下去,我又怎么可能把它演好?

新京报:所以对于剧本的选择,你算任性吗?

陈建斌:比较任性,如果我对这个人物没有感觉就还是算了。我最不想做的就是那种骗自己的事情。

新京报:近年来也有很多关于年轻演员不敬业的讨论,你这一代演员会觉得愤怒吗?

陈建斌:我几乎很少关注,也很少和不敬业的小鲜肉合作,都不认识,也没怎么看过他们的作品,所以没啥发言权。但如今电影是越来越多了,这是好事,观众有了更多的选择。但好电影并没有因此而增加,这才是我最着急的,可能我们最本质上的问题是需要好的剧本,才会有好的电影出来,数量有了,质量不能落下。

新京报:你会像丹尼尔·戴·刘易斯那样,为一个角色准备一生吗?

陈建斌:我真的太想了,在表演上我依旧不觉得无欲无求,有好剧本、好角色,我真想为它穷尽一生去准备。而且我一直都不是个多产的演员,也是渴望好剧本、好角色的出现。

新京报:前段时间,你上了几档真人秀,感觉如何?

陈建斌:秀的意思本来就是演出,只是观众希望看到你本人来演一下。我也知道如今就是个综艺时代,甚至比电视剧还火爆,我也想去看看是怎么回事,里面也有很多例如音乐的、教育的,我都挺感兴趣的。

新京报:处于流量和舆论当道的年代,你却选择依旧坚持特立独行的风格。

陈建斌:这个问题的前提是你把自己想成什么人。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个明星。我首先是个影迷,当我想去拍电影的时候也有能力马上去做,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如果我要把自己想成一个明星,就要去宣传、赶通告,但我们学校的教育就是让你做个演员。说实在的,做演员回馈给我们这些人的已经太多了,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如果你还想这想那,还贪得无厌,那就活该痛苦。

新京报:网上的那些言论会去看吗?

陈建斌:别说是网上的,就是生活里的人、跟我很近的人,都很难改变或是左右我。我也不认识你,就让他们说去呗,对不对?本来很多人就不了解真实的情况。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