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任你博网站 > 国际评论 > 孙海潮:欧洲要“捍卫主权”和“掌握命运”大不易

孙海潮:欧洲要“捍卫主权”和“掌握命运”大不易

时间:2018-05-15  来源:环球网  作者:翟亚菲

特朗普在2015年竞选集会上表示将退出伊朗核协议

特朗普2018年5月8日电视讲话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

美国先以苏联后以俄罗斯强大军事威胁的名义,把西欧牢牢地捆绑在自己的战车上。西欧大国作为美国“铁友”,自二战以来基本上随着美国的战略部署起舞。戴高乐执行“法国例外”的外交政策,但仍是在与美国保持战略一致的前提下不时闹点独立性。2013年,法德联合反对小布什“新保守主义”政府以所谓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入侵伊拉克,酿成欧美关系史上的最大危机。在美军推翻萨达姆成为既定事实,小布什回复希拉克将出席诺曼底登陆60周年庆祝仪式后,经过年余僵持的欧美关系实现转圜。

特朗普在竞选和当选以及执政后,欧美关系再次出现龃龉。两年的时光即将逝去,欧美关系中的阴云非但没有消散,而且还在累积,更是全体“老欧洲”集体与美作对。本次冲突与前次截然不同,欧洲毫无反对美国之间,而是 “强烈要求”美国继续发挥“领导作用”,共同捍卫西方共同价值观所引发的争执。

美国出钱出力出兵,只是充当了冤大头,因而便有了“欧盟与美竞争而德国最坏”和“日本吸血”,以及盟国先把“保护费交齐再谈其他”的“狠话”。美国明确提出,所做国际承诺和签署的国际协议要么退出,要么重新谈判,对欧洲盟国白眼相看。德国总理默克尔、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日本首相安倍、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等西方政要前去参拜,特别是默克尔以欧盟领袖之尊力劝特朗普“团结和领导盟国”,均遭冷遇甚至某些不堪。默克尔在深感失望之余,多次强调“欧洲不能把命运交由别人掌握”,还要执行平衡的大国政策,特别是要与俄罗斯搞好关系。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先后三次到访欧洲,出席北约、G7和G20峰会,仅对法国进行工作访问。伊丽莎白二世称特朗普没有礼貌且“说话如飞机发动机”,不愿会见。特朗普访英由国事访问降为工作访问,再降为出席驻英使馆落成仪式顺访,终未成行。时至今日,美国驻欧洲大国和驻欧盟大使仍未到位,欧盟甚为心焦,特朗普的回答却是“省了不少钱”。

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使欧盟深感恼怒,被认为是对欧盟和欧美传统盟友关系的重大打击。法德英领导人轮番劝说,马克龙更是苦口婆心,美国皆不为所动。马克龙在与特朗普通话发泄不满后,顺便把特朗普“让美国重新伟大”的话改为“让世界重新伟大”。

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使欧盟感动气愤,但对世界局势并未产生重大直接影响,欧盟对美国重返该协定仍抱有希望。特朗普称大幅提高钢铁和铝制品进口关税,欧盟急谋对策,美国随后调门有所降低,欧盟稍安但仍心有余悸。特朗普扬言退出伊朗核协议则使欧盟感受到了深入骨髓般的恐惧。马克龙“有幸”成为特朗普首位接待的国事访问元首,主要使命一是劝说特朗普放弃贸易战,二是不要退出伊核协议,接踵而至的默克尔执行相同使命,均无功而返。

法德英中俄美6大国及欧盟经过十多年的艰苦努力,于2015年7月与伊朗达成国际监督下中止浓缩铀计划的协议,联合国安理会予以保证,迄今实施状况良好。美国反复指称伊核协议是美国对外签署的“最坏协议”,欧洲大国则称之为避免中东进入核军备竞赛、保持中东形势稳定的“最不坏协议”。为使美国改变主意,马克龙提出在原协议基础上增加限制伊朗发展弹道导弹和伊减少干预叙利亚也门局势等内容,特朗普并不满意,伊朗则严辞拒绝。

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法德英三国领导人当即会晤并高调宣布不会退出,“不能让国际努力付之流水”,“不能让西方在全世界信誉扫地”。马克龙指出正如巴黎气候协定没有替代版本一样,伊核维也纳协议也没有替代版本,呼吁行使“欧洲主权”,捍卫多边主义而不轻易附和别人。默克尔重申欧洲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法国外长勒德里昂指出,中东局势将因此而陷入急剧动荡,国际社会亟需保持冷静和使局势降温,避免中东陷入全面战争。

5月10日凌晨,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一天半之后,以色列对伊朗在叙利亚的多处目标发动空袭,是2011年叙利亚战争以来以以发动的最大规模军事行动。美伊关系处于1980年断交以来最危殆的时期。美驻以使馆迁往耶路撒冷,以军射杀巴勒斯坦抗议群众更加有恃无恐。加沙地带百死千伤于以军枪下,欧盟呼吁“双方最大限度克制”。

法国和英国与美国因“化武”事件对叙利亚发动空袭,遭到议会和反对党强烈质疑。马克龙辩称空袭前已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法国因此而成为叙问题的当事方,随后在安理会提交“公正解决”叙问题提案,遭俄否决。马克龙和特蕾莎·梅通过配合美对叙施压影响特朗普的希图彻底落空,两头不是人。

欧盟的最大担心是,美退出伊核协议和为以色列壮胆可能使中东陷入全面战争,“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亦将卷土重来,直接受害者自然仍是欧洲。巴黎歌剧院前恐怖分子持刀砍杀路人的一幕,再次使法国举国震惊。第二大担心是将会蒙受巨额经贸损失。伊核协议签署后,法德意三国与伊贸易和投资额急升。法伊贸易额2016年达7.22亿欧元,2017年达15亿欧元。法国2017年在伊汽车达16万辆,占伊汽车市场的30%,德国汽车占比更优。道达尔石油公司签署了50亿美元的油气合同,空客公司签署了110架飞机总价值为208亿美元的合同。法国制药和旅游业也已深耕伊市场。由于欧美技术相互渗透,零部件供应相互交叉,美对伊制裁势必影响欧洲公司与伊合作。

法国财长勒梅尔呼吁欧盟集体反对美国决定,“欧洲不能听任美国为一己私利损害欧洲”,“欧洲要显示其经济主权,捍卫自身利益。法国将与其他欧盟伙伴一起提出建议。”法已向美提出不要涉及法企业或设置更长过渡期,以及此前签署的合同不在制裁之列的“祖父条款”,但内心并不抱太大希望。法国色厉内荏之态溢于言表。

马克龙和默克尔分别强调要“显示欧盟主权”和“掌握自己命运”,正是因为欧盟难以在美国面前显示主权和没有掌握自己命运。欧盟对美国有着太多的不甘与抱怨,马克龙在美国议会和大学的讲演中已充分表达,但在具体行动中并无多少“自由度”。马克龙批评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违犯国际法,要求以“克制”,不要扩大战火和枪杀巴平民,又说以拥有“防御权利”。这便是欧盟(包括日澳韩加等)作为美国“战略跟班”的尴尬与无奈。

欧洲舆论评称,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现在只有一个盟友——以色列。欧盟将在捍卫自身利益的过程中与美“据理力争”。结果如何?只能且走且观察了。鼠首两端的欧洲并无多大回旋余地。(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外大使)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